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中间人

中间人HD

分类:剧情片 美国 2022

主演:卢克·威尔逊 乔瓦尼·瑞比西 加布里埃尔·马赫特 詹姆斯·凯恩  

导演:内详  

排序

播放地址

猜你喜欢

更多

剧情简介

作者:蓝颜也倾城

1929年夏,贺龙率红4军重回桑植,击溃了桑植保安团陈策勋部,成立了苏维埃,当地的穷苦子弟纷纷加入红军。

“湘西王”陈渠珍闻讯大惊,急忙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围剿红军事宜。其麾下第1旅旅长向子云主动请战,陈渠珍大喜,遂令其率部出击桑植。

贺龙陷入重围,战士喊:军长!给我一个连,拿不下来提头见"陈渠珍

向子云原本是贺龙旧部,贺龙闻其即将来攻,便写了一封书信给他,劝其不要来桑植送死。向子云看完信大怒,一把将信撕得粉碎,还割去了送信人一只耳朵。他对送信人说,贺胡子还在翻旧皇历呢,就凭他现在那几百人枪,还敢说此大话?你回去告诉他,待我大军一到,定将他生擒。

贺龙见信使满脸鲜血而回,又听他说向子云口吐狂言,遂定下了诱敌之计,坐等向子云来攻。

向子云率大队人马渡过赤溪河后,一路上只遇到零星抵抗。其弟向子捷对他说,前哨报告贺龙已率部逃走,桑植已成一座空城,恐怕有诈。向子云听了大笑道,怕什么?贺龙肯定是见我军势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呗。遂催动全旅,直奔桑植城。

此时,贺龙正指挥红4军主力埋伏在城外高山上,城内还布置了不少化装成商贩的战士,只等向子云一进城,就内外夹攻。

向子云进城后,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城外突然枪声大作,号炮齐鸣。数不尽的人马呐喊着冲入城内,潜伏在城内的红军也趁机发难。立足未稳的敌人阵脚大乱,纷纷四散奔逃。

贺龙陷入重围,战士喊:军长!给我一个连,拿不下来提头见"

眼见部队已经失去了控制,向子云只好慌忙上马,带着亲随往人少的西门逃窜。冲出西门后,一路往赤溪河狂奔,后面的大队红军紧追不舍。

向子云部跑到赤溪河边后,纷纷跳入河中,游向对岸逃命,向子云也抓着马尾巴下了河。游到河中心时,突然河水陡涨,原来是上游下了暴雨,山洪下泄。向子云和河里的敌人都被大浪卷入水底,一命归西了。岸上的敌人见无路可逃,只好乖乖举手投降。

此战共歼敌2000余人,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是贺龙重回湘鄂西后,取得最大胜利的一仗,史称“赤溪大捷”。

赤溪大捷后,红4军军威大震,不少地方武装也来投奔,队伍迅速发展壮大。按照湘鄂西前委的指示,红4军再次进行了整编,编为两路纵队和一个补充旅,全军约4000余人。

向子云兵败身亡,陈渠珍心有余悸,叮嘱部下不要再与贺龙交锋,以保存实力为上策。但地方武装却把陈的话当成耳旁风,坚决与贺龙为敌。原因无它,贺龙占了他们的地盘,他们怎肯罢休?

桑植保安团长陈策勋见陈渠珍按兵不动,遂联合了各地团防,以“桑(植)、鹤(峰)剿匪司令”的名义,发电向省主席何键求援。野心勃勃的何键,自然不会放过染指湘西的好机会,即命吴尚师会同湘西各路团防围剿红4军。

贺龙陷入重围,战士喊:军长!给我一个连,拿不下来提头见"

贺龙见敌人来势凶猛,决定暂避锋芒,放弃桑植县城,向西北方向转移,在运动中伺机歼敌。

负责前卫的,是红4军第4团,团长伍琴甫是湖北咸丰人,原是“神兵”掌坛师傅。贺龙在钨阳关收编“神兵”时,他跟随“神兵”头领陈宗瑜一起加入了红军,分别被委任为第3、第4团团长。

伍琴甫原以为投靠贺龙能够升官发财,加入红军几个月后,方知发财无望,当官也没什么特权,便起了反水之心。早在红4军驻防桑植时,他就悄悄派大弟子李怀芝与陈策勋联络,表示一有机会,就“弃暗投明”。

陈策勋闻言大喜,指示伍琴甫继续潜伏在贺龙身边,待机起事。当红4军决定离开桑植向西北方向转移时,伍琴甫第一时间派李怀芝通知了陈策勋。陈策勋赶紧联合各路人马,于红4军必经之路八大公山庄耳坪设伏。

庄耳坪又名割耳台,此处山高林密,是个伏击的好地方。贺龙命令前卫团仔细侦察,不可大意。伍仁甫让亲信回话说,前面一切正常,红4军大部人马遂放心大胆地向庄耳坪前进。

当大队红军进入谷底后,四周山梁上突然枪炮声大作,红4军全部被压迫在山谷中,不时有战士中枪倒下。

“军长,伍仁甫已反水,我们被包围了!”前面的战士跑回来报告。

贺龙黑着脸骂了一句,抬眼发现只有左侧叫土地垭的山梁还没有动静,断定敌人还未来得及占领,立即命令补充旅旅长谷海云带人抢占土地垭,掩护主力突围。

当谷海云率部接近山顶时,敌人已抢先一步占领了山梁。敌人集中了轻重火器一起开火,冲在最前面的几十名红军战士当即倒在了血泊之中,后面的战士都被压了下去。谷海云又集中火力连续组织了几次冲锋,都未能攻上山顶。

贺龙陷入重围,战士喊:军长!给我一个连,拿不下来提头见"

这时,割耳台四周的枪声越来越激烈,敌人已经开始压缩包围圈,困守在谷底的红4军伤亡越来越大,第1团团长贺桂如和第3团团长陈宗瑜,在反击时先后牺牲,再不拿下土地垭,红4军就会全军覆没。

在此生死存亡关头,谷海云却垂头丧气地站在贺龙跟前说,军长,攻了几次了,土地垭我……我……实在拿不下来。

贺龙怒目圆睁,厉声说,我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什么恶仗没打过?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土地垭都拿不下来。说完就挽起袖口,准备亲自带人夺取土地垭。

“军长,给我1个连,我要拿不下土地垭,提头来见。”一名红军战士大声喊道。

贺龙陷入重围,战士喊:军长!给我一个连,拿不下来提头见"

贺龙回头一看,是个20多岁的年轻战士,颇有些英武之气,看着挺面生。

“你叫什么名字?贺龙问他。

“我叫贺炳炎,湖北松滋人,在老家是打铁的,刚参加部队不久,分到警卫连。”年轻战士大声回答说。

“好,我给你2个连。”贺龙认定这小伙子是个打仗的料。

贺炳炎接了军令,并没有一味强攻,而是以1个连在正面佯攻,自己带着另1个连从侧面迂回前进。恰好此时太阳落山,山中雾气笼罩,掩护了他们的行动。

接近山头后,贺炳炎先是甩出几颗手榴弹,趁敌人被炸得鬼哭狼嚎时,跃身冲上山顶,夺过机枪一阵猛扫,山顶之敌纷纷抱头鼠窜,土地垭遂被红军占领。贺炳炎指挥2个连集中火力压制了对面的敌人,贺龙趁机率部杀开一条血路,冲出了重围。

贺龙陷入重围,战士喊:军长!给我一个连,拿不下来提头见"

1937年,从左至右:贺炳炎、贺龙、《纽约时报》记者福尔曼、彭绍辉

割耳台一战,红4军折损大半,一直退到湖北鹤峰红岩坪,才得以休整。贺龙一面追悼阵亡官兵,一面重新整顿部队。作战英雄机智的贺炳炎,被破格提拔为营长。

从这之后,贺炳炎就一直追随在贺龙身边,深受其器重,每逢险仗、恶仗,贺龙总是一声“贺炳炎,上!”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2-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