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出发吧!老孟

出发吧!老孟全12集

分类:综艺 中国 2022

主演:孟非   

导演:内详  

剧情简介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张雪梅

网红综艺团队再就业,芒果tv和“自己人”对打,《歌手》成最忙团队"

图源:视觉中国

芒果tv最近似乎有些头疼。

作为“综艺一哥”,湖南卫视拥有多档出圈综艺,《变形计》《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明星大侦探》等在国内市场都称得上首创。但这些王牌综艺背后团队的出走,于它而言也并不陌生,最近双方甚至搭起了擂台,摆出对打之势。

3月,湖南卫视、芒果tv播出的音乐综艺《春天花会开》撞档浙江卫视、腾讯视频的音综《天赐的声音3》,以及东方卫视、b站《爱乐之都》。这几档综艺背后的制作团队,与《我是歌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此外,王牌综艺《明星大侦探》飞行嘉宾、《密室大逃脱》常驻嘉宾邓伦因为偷漏税款遭到封杀之际,这两档综艺的制片人何忱也于上个月出走,带团队转投腾讯怀抱。

2021年8月,她成立湖南侦侦日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今年2月,侦侦日上拿下广西腾讯创投a轮融资,筹备的新综艺将登录腾讯视频。

时间轴拉到4年前,彼时正热的《我是歌手》就曾遭遇主力团队成员出走。此外,《变形计》制片、《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谢涤葵,《花儿与少年》制片廖珂也相继从湖南卫视离职。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浙江卫视,其凭借《奔跑吧兄弟》一跃成为“综艺二哥”。随后,《跑男》“教母”俞杭英、艺人统筹王甜甜、第三季总制片岑俊义等人先后离职。俞杭英的原子娱乐去年携手爱奇艺打造了剧本杀综艺。

“综艺团队的出走,是综艺市场面对震荡格局,重新调整的表现”,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创意项目部主任王嘉婧博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事实上,网红综艺制作团队出走后,有不少制片、导演选择与互联网大厂合作,包括何忱与腾讯,俞杭英与爱奇艺,谢涤葵与百度等。如今不少新综艺,背后都有新搭档的影子。

网红综艺团队再就业,《歌手》成最忙团队

2013年,洪涛工作室从韩国引进音乐竞技节目《我是歌手》,洪涛担任总导演,都艳任制片人,洪啸、孙莉任导演。一经播出,收视率持续飙升,收官之战收视率破4。

2017年,制片人都艳、导演孙莉双双出走湖南卫视,于次年搭档企鹅影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推出女团养成类真人秀《创造101》,节目中成团的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等人出圈爆红,至今仍然活跃在一线。

2018年11月,洪涛为安德胜工作室、洪啸工作室授牌。“安德胜是我招进来的,虽然身材离男神越来越远,但事业上的成绩越来越好。”在洪涛的调侃声中,他的团队正式一分为二。

安德胜工作室是刚刚播出的《春天花会开》的主要班底,即将播出的由芒果和tvb共同打造的《声生不息》背后则站着洪啸工作室。

《创造101》后,孙莉成立好枫青芸,并于2019年10月获得腾讯投资,《创造营2019》《创造营2020》等“创”字头选秀综艺都是好枫青芸的手笔。

正在东方卫视和b站播出的《爱乐之都》则由都艳的七维动力制作。2019年,七维动力与优酷合作打造了选秀综艺《少年之名》,它也是去年浙江卫视和抖音联合出品的《为歌而赞》的幕后团队。

恋综、侦探综成网红制片导演聚集地

2022年一开年,恋综市场就开始厮杀。腾讯视频的《半熟恋人》燃起第一把火,根据云合数据,2月全网综艺霸屏榜中,《半熟恋人》以1.53亿的正片有效播放位居榜首,压过《大侦探7》和《哈哈哈哈哈2》。随后芒果《春日迟迟再出发》、优酷《没谈过恋爱的我》接连定档。

根据艺恩《2021中国综艺年度洞察报告》,2020年各大平台上线21档情感真人秀综艺,2021年增加到27部。从爱优腾芒发布的2022片单来看,恋综是各大平台的重点项目,目前待播16部。

作为恋综鼻祖之一,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2010年首播,迄今已走过12年,背后的团队是张红岩和他的聚仁影视。随后,其相继制作了《新相亲大会》《我们恋爱吧》《一起探恋爱》《90婚介所》等恋综。

2021年,张红岩携手江苏卫视、优酷推出青春旅行社交真人秀《怦然心动20岁》,豆瓣评分高达7.3。

恋综之外,侦探类综艺成为出走的网红制片、导演扎堆的选择。

今年2月,何忱出走芒果,带走了多次担任《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总导演的何舒、以及《密室大逃脱》第一季执行制片人、第三季总导演宋梓漪后,腾讯投资立刻跟上,侦探类综艺的市场潜力可见一般。

2021年7月,《跑男》“教母”俞杭英的原子娱乐与爱奇艺携手打造的《奇异剧本鲨》上线,基于密室逃脱、剧本杀等线下沉浸式娱乐方式制作,常驻嘉宾包括王源、魏大勋等。

10月,谢涤葵合作百度,推出了脱胎于剧本杀的综艺《决胜21天》,邀请11位素人参与,在封闭的空间合宿,进行一场21天的大型博弈。作为《变形计》的制片人,谢涤葵的综艺中出现了“真香定律创始人”王境泽的身影。

抖音、快手入局,自制短综挤压卫视生存空间

抖音、快手分别于2019、2020年正式涉足短综艺领域,根据数娱梦工厂梳理,双方各自的短综艺已经10部左右。和台综、网综不同,短综艺单集正片短则5分钟,长的普遍也在60分钟内,成本低,制作及播出周期更短。

去年11月,抖音的明星短综《给你,我的新名片》播出,以不同明星的视角推进,截至目前,首期嘉宾张艺兴的全“兴”企划部分播放量1.6亿。快手亦于同月推出《超nice大会》。

不过,从整体行业看,平台的s级综艺项目在不断的缩水,对于“网红综艺团队”来说,获取项目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王嘉婧告诉时代财经:“很多的网红综艺团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离开,并不是因为体制的问题,而是希望为综艺整个行业谋一条生路。”

从整体环境来看,不只是综艺,整个长视频领域都在经受着来自短视频、自媒体的挑战。曾经是优爱腾和几大卫视的战场,现在加入了抖音、快手、b站等新秀。但后者的加入,不是和它们平分秋色,而是迅速改变了整体的行业格局。

而行业格局变化背后最根本的还是观众的注意力和广告投放习惯的转变。

王嘉婧认为,长视频平台更像是精品化货架,平台选品,然后将最优的货品(s级项目)前置,观众来货架挑选。平台很强势,因为它决定了什么样的内容可以与观众相见。

短视频平台则更像是一个柜姐,她的背后是海量的内容,而她会根据你的喜好,不停地选取内容进行推荐。此时,算法和内容就变得强势起来。观众是因为海量的、能够满足特点口味的内容停留。

过去,不同平台的综艺互相争夺观众的注意力。而现在,短视频通过抢夺用户注意力,侵占了大部分长视频的生存空间。综艺制作面临着从过去的2b(平台向)的生产模式,向2c(用户向)生产模式调整。

3月1日,聚仁影视携手优酷推出旅行散步式真人秀《出发吧,老孟》,以孟非为主角进行拍摄,预计每年输出48集,每集5分钟。腾讯视频等平台也推出了分账综艺等新的发行方式,让综艺内容直接面向观众。整个综艺行业都在面临着生产习惯、发行方式等一系列的变革。

王嘉婧表示,未来,一些超级精品式的综艺仍然有很强势的生存空间。但是,更多的综艺会朝向小成本、长期式的方向去转换。更能够和用户之间建立情感,和能培养长期、稳定观看习惯的综艺品牌,能够获得更强的生机。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2-2022 All Rights Reserved